心灵顾问:  
水悦心灵顾问悦然:15358404071  QQ1519190346  760630804   水悦心灵顾问悦心:15358404015  QQ782019806 
首页 > 案例分享 > 图文案例分享转识成智▪实相圆满班学员分享

《理性,包裹住我柔软的心》——如何让我们的生命之流自然流动
发布日期:2015-2-13 浏览:1002 次

 

 

每每独自一个人,总会有一种对爱的渴望。那是一种甜蜜,期待着遇到心中的她,去分享内心的一切美好。

曾经无数次寻找,遇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却总也无法建立一份关系。大概是由于自己太理性,或者因为受过太多次冷落,每当想起爱情,只会觉得,那是只存在于电影中的幻觉。

一岁又一岁的过去,我渐渐对爱情失去了信心。我花更多的时间在工作上,不去谈论这件事情。看到父母一代的婚姻,看到每个家庭的矛盾,看到谈恋爱沉甸甸的物质条件,我渐渐相信,成家,只是为了传承接代。

那个时候,我以为这便是成熟。

在学过深层沟通以后,会听到很多幸福家庭的分享。我每每听到这些,都会不动声色的笑一笑。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很敏锐的觉察,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感受。现在想来,那时我的冷笑,其实来自于内心的嫉妒——凭什么她们可以获得那一切,而我要经历残酷的现实?

大概在学习深层沟通第二年的时候,偶然的一次沟通,我说出了内心的孤独。我说了一大堆话,无论对物欲世界的批判,还是拿父母婚姻做比对,其核心要表达的,就是那已经扭曲成为恨的对爱情的失望。

沟通师很敏锐,她抓住了我的一句话我对爱情失望了并让我重复。当我终于不再诉说那一堆理由的时候,我终于觉察到自己内心的失落。

沟通师问我:这让你想起了什么?

我说:我没有妈妈。

沟通师让我重复了数遍,一股很深的悲伤涌了上来。一个压抑在心里十多年的事情终于浮现了出来。

那是我六七岁的时候,正直气功盛行。爸爸远在北京工作,妈妈则每天在练气功。那时候我在学校受欺负。我记得自己的骨头会痛,而痛的原因是因为内心的怨恨。妈妈是一个需要信仰的人,是省人s大的公务员。从小学习马列的她在经历了很多之后,终于对曾今的信仰产生了怀疑。就在那个时候,她开始练气功。那个气功当时很火,要求练习者放下名利情。妈妈投入在那信仰的世界当中,而我便称为了一个孤独的旁观者。

就在我九岁的时候,zf开始打压气功。对于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根本无法明白事情为什么这样发生。爸爸每次回来都跟妈妈吵架,我听到的最多的就是你信这些干什么?”“zf不会同意这些等等类似的语言。终于,妈妈被zf制裁了,而爸爸和妈妈离婚。爸爸带着一种强烈的愤怒把我带到北京,我换了一所学校上学。

那个时候,每当同学们提到我的妈妈,我都会说:我没有妈妈!

那种怨恨,很深,很深。我在最需要她的时候,却经历了冷漠,经历了父母的离异,以及眼睁睁的看着zf对妈妈的制裁。在我幼小的心灵当中,出现了以下的公式:

婚姻 = zf的打压
= 冷漠
对亲密的渴望 = 拒绝

那是一个可怕的信念系统。它让我在十几年的学生生涯中,对女性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怨恨。我经常用理性的纪律来压抑女生带着情感的说话方式,我变成一个科学狂人,而毕业以后成为了一个工作狂。

沟通师很有耐心的听我说完我的领悟,又引导我回到事件当中。那是一个艰难的释放过程,我一次一次回到头脑来,又被沟通师带回到事件。

在清理了数个小时之后,我终于说出了对妈妈的怨恨:你练气功连家都不要了!你有陪伴过我吗?你知道我在学校受欺负吗?你可曾关心过我的学习?我的眼泪下来了。我感到深深的受伤,感到这世界太冷了!

转化,发生在真正累了的时候。当不断重复着说出内心的怨恨,忽然,就在某个刹那,我感觉我累了。那是一种心的疲惫,是报复一样的诉说完所有的怨恨之后的疲惫。

我跟沟通师说:其实,我妈对我挺好的。这么多年来给了我很多的东西,很多的帮助。我看到妈妈的苍老,看到她多年来一直为她的行为忏悔。我哭了。我忽然发现,我对妈妈所有的怨恨,与对妈妈的爱原来在一起。我需要她。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我仍然需要她。因为,曾经我失去了她!

沟通师让我把那时的妈妈观想到面前,与妈妈对话。妈妈告诉我,她一直都爱着我。很多年过去了,妈妈一直想着我。她知道那件事我受了很多伤,但她一直在协助我走出来。

忽然,我感觉自己变回了那个孩子。我意识到这么多年来,我强做一个大人,我的内心变得坚硬,我对大人失去了信任。此时此刻,我感到自己变回了原先那个小孩。
这时,沟通师让我融入妈妈的心。在我融入的一刹那,我整个人嚎哭了起来。我看到,在妈妈被劳s教所虐待的时候,心中唯一牵挂的是我。我看到在妈妈绝s食差点死掉的时候,心中挂念的还是我。原来,妈妈从来没有抛弃我,她只是碍于气功的戒律对我冷淡,其实在她内心的深处一直爱着我!

当经历完所有的一切,回到现在,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她还是那样开心的为我分享她在深层沟通中学到的种种,为我分享她人生的智慧。我在心里对妈妈说:妈妈我爱你!我听到电话那边妈妈开心的笑。

整个沟通的历程经历了很多次才完成,转化与释放的经过也并非同一个沟通师带引。但无论哪个沟通师来沟通,我所经历和转化的都是我自己的生命历程。

在这之后,我对人的恐惧减少了很多。我这才发现过去的我是多么的自闭,才认识到自己理性的背后有多少的伤痕。

理性只是生命的工具之一。当我们把它作为绝对来使用的时候,就让本来自然流动的生命被切割了。亲密的感情,只能在非理性的层面上流动。

在之后的生命中,我彻底的改变了。我仍然偶尔会过度的理性,但是我可以觉察到那一切,将它转化。生命是柔和的。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当突破内心坚实的硬壳,都会暴露那柔软的心。我们无法要求我们的上一代都活的圆满。但至少,我们不应让我们的下一代受到同样的伤害。放下理性的硬壳吧!当你真的允许柔软的内在去体验这个世界,你会发现你真正的强大了!

热门案例
1
2
3
4
5
6
7
8
9
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