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顾问:  
水悦心灵顾问悦然:15358404071  QQ1519190346  760630804   水悦心灵顾问悦心:15358404015  QQ782019806 
首页 > 案例分享 > 图文案例分享转识成智▪实相圆满班学员分享

《前世佛前一粒沙,今生红尘觅归途》——心灵顾问彦焕
发布日期:2014-7-10 浏览:2664 次

 


 

进入沟通使我焦虑地对老师说:我觉得我是一个罪人,我觉得我应该下地狱!我罪孽深重!

发生了什么事?

 

我哭丧着脸对老师说,老师现在只有你能理解我了,我和别人说他们都觉得我有病…”

 

我了解哦,发生了什么事?

 

我捶胸顿足对老师说,老师我没有完成任务,我把做功课的时间拿来看《爸爸去哪儿了》!我是一个罪人!我应该下地狱!

 

什么功课?谁布置给你的?

我自己。

 

额,我看到老师下巴都掉下来了。那这还不是有病?

好吧,正式进入沟通。我看到自己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我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娱乐,我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妄想幻想,我甚至不允许自己快乐。我每天给自己布置大量的修行功课。如果做到了,我会很开心,如果没有做到,我就会极度的唾弃自己指责自己,恨自己。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堕落?!

回到更早之前我看到自己从小到大就是这样的模式,念书的时候我也给自己布置很多的功课,作业和计划,但是小孩子回到家就会把这些忘掉。放假回到家往往是先玩看电视,到最后才做功课,自己的那些计划,往往都是一句空头宣言。这是每个孩子都会经历的过程。但是我的内心充满了罪恶感,哪怕是在玩,也充满了罪恶感,我憎恨到自己什么程度?当我又一次计划落空,我会自己惩罚自己跪在搓衣板上打自己的耳光,用针扎自己。我憎自己到想刺破自己的心脏。

这个模式随着我长大并没有改变,而且更加严重。只不过功课的内容从学习变成了修行。大学三年,我极少极少出去逛街参加学校的娱乐活动。我每天就是泡图书馆,浏览心灵书籍、做笔记。也有出去买东西逛街,但那时都充满了罪恶感,我觉得时间用来娱乐用来玩,而没有用来提升自己就是虚度和浪费的。

工作之后,我的每一份工作都用修行来衡量,如果这份工作和修行没有联系,不能有助于修行,那我就会觉得它是没有意义的。就这样,我一共换了六份工作,这是第七份。当我发现这份工作就是修行时我停了下来。我一度为自己的这种特质而自豪。但是忽略了我内心的疲惫,无时不刻马不停蹄的成长,盯着自己,我真的好累好累……

作为一个女孩,我也会有爱情幻想么,但是我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幻想,不允许自己去拥有爱情,婚姻。一边充满了幻想一边用对自己的幻想充满罪恶感,这就是我的状态。我一度挣扎犹豫徘徊,是出家还是去结婚?我内心深深地认为一旦有恋爱有情执就会再度轮回。

就这样这多年来,我不曾拥有过自己的生活,我生活的全部,就是修行。在网络或者书籍看到的任何修法,我觉得很好都会把他安排到我每日的功课中我却一度因为这样的特质而自豪,我觉得这是有出离心和想要解脱的表现。沟通之前我的期待是,我怎么这么不精进?!我希望自己更加精进。

回到更早之前,我看到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僧侣,在西藏的庙堂里,手持转经轮,在修行功课,旁边有一个年老的修行人。那个年轻人虽然已经出家为僧在修行,但是显然很心不在焉,转着转经轮,但是心不定,他在思念着一个从大城市来的姑娘,或者说他向往大城市的光怪陆离。然后他还俗了,跟着那个姑娘来到了上海老师让我去看他是谁?我直觉他就是我,但是我感觉我并不是一个藏族本地人。

回到更早之前我看到我的父母是一对下乡的上海知青,他们在这里意外地生下了我,但是却不能留住我,因为他们要回到原来的城市去了却不能带上我,于是把我送给了我的师父,一个正统的老修行人,老师让我经历这一段的时候,我看到师父从他们手中接过才几个月大的我时,内心是多么的慈悲和柔软,他是那样深深地爱着我。泪水涌出,我嚎啕大哭,在那样物资匮乏的年代,师父忍受饥寒,却挨家挨户的去讨一些米糊来喂给我吃,他对我付出了所有的爱,他用他博大的胸怀温暖了我的整个成长岁月。这份爱没有任何的要求没有任何的企图,只是纯粹的付出付出再付出,因此虽然父母抛弃了我,但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爱的匮乏。等到我六七岁的时候师傅就为我行剃度礼,正式出家了,但是因为我的业力吧,我是个不安分的孩子,当我知道自己的身世,我非常非常的向往大城市,向往外面的世界,所以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我心不在焉,意兴阑珊的在修行,我也知道解脱的大道,知道出离心和菩提心是解脱轮回的关键,但仅仅停留于知道而已,我的内心并没有升起真正的出离心。

我清晰的感受到,虽然出家,但我的心是分裂的,撕扯的,疲惫的,紧绷的,每当我不可抑制的想入非非外面的世界,我就告诉自己我是一个修行人,哪怕为了师父我也要呆在这里!我逼迫自己去修行,只是为了不辜负师父,只是因为我作为一个修行人的身份…“凡夫的我修行的我互相撕扯着,这种状态和今生一摸一样!

但是凡夫的我最终战胜了修行的我18岁时一个大城市来的女孩扰乱了修行的我的心,我终于痛下决心告别了师父,还俗了。

背负着沉重的罪恶感,我没有和那个女孩在一起,之后去了上海,在一家机械厂做工人,一直到五十六岁退休,然后往生。

这就是我那一生的故事。

我终于看清我这一生为什么充满了负罪感?为什么我没有出家却总会用出家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当下我因为达不到自己的修行标准,心撕扯而分裂的感受,和前世一模一样,一样的分裂,一样憎恶自己的人性,一样憎恶自己为什么没有出离心和菩提心,也一样在做功课时,人到心不到一模一样的轮回,换了一个身体换了一个身份,却面对同样的功课。

今生我的罪恶感来源于前世对师父的背弃,前世18岁还俗时对着师父磕了三个响头,却没有勇气面对他。我明白今生今世都无法偿还师父的恩德,我只有逃离。而今生我在沟通时,清晰的感受到,师父对我的还俗没有一丝不满,他明白那是我的业力我的因缘,他尊重我的选择,包容接纳我的一切。我修行时的心不在焉,18岁的春心萌动包括后来还俗,所有我自己都无法接纳宽恕的,通通都消融在他光明而慈悲的菩提心中。我感受到一个真正的修行人他的心量是多么的宽广,包容,慈悲。他的爱像瀑布一样洒下来驱散了我所有的罪恶感。我哭的泣不成声,这么多年师父并没有责怪我,真正让我置身地狱的是我自己的罪恶感,是我自己不肯放过自己,是我自己要自我惩罚。当我感受到师父的心,我终于明白一个真正的修行人,不是紧盯着自己的过失不放,让自己活在罪恶感中,而是允许一切如是发生,充满爱意与感恩的接纳一切发生。

今生的另一份内疚也来自于自己作为修行人却背弃根本誓言还俗的罪恶感。在我短短56岁的一生中,我突然发现自己真正修行的机缘,并不是18岁之前的修行功课,而是还俗之后的红尘岁月:21岁进了一家普通的机械工厂,在那里勤勤恳恳的工作、结婚生子平淡的过完了一生。但是我在这三十多年中,致力于传播佛法。自己组建了一个佛化家庭,也将佛法带给更多人,全厂一共五百多人,因为我的缘故有将近一百多人,皈依佛法,深信因果。当我退休的那一年,师父显化在我的梦境中,告诉我此生的功课和任务已经完成,该了的缘该了的业已经了了,可以前往下一世继续我的使命。这个梦之后,我便交待家人后事,选择平静地往生了。家人因为都了解佛法,所以即使我才56岁,当我选择往生时,妻子和二十多岁的儿子表现的非常平静、理解和安然。

 

而那一世18岁时初见心仪的女孩,在我还俗后因为我的自卑没有走到一起,今生我看到她变成我的闺蜜,而且一直同住生活在一起。缘起不灭,因为还有执着,但是它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呈现。

 

那一世抛弃我的父母依然是我今生的父母,那一世师父满溢的爱弥补我的爱的渴望,但也因此没有面对这份被抛弃痛苦。虽然还俗后有想过找他们,但也因为内心的恐惧放弃了。所以佛法说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这份业力跟随我在今生重演:胎儿期我一次次体验被抛弃被堕胎,虽然没有成功,但这份疼痛深深嵌入我的生命模式,唯有我面对了,才渐渐散去。所以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业力无法逃避,无法代替,唯有面对体验才是它的终结。

 

56岁的梦境中,师父显化在我梦境中,告诉我这一世的功课任务已了。看到这一幕我才猛然惊觉。修行不在乎在道场和以什么样的身份,而是心在哪里修行就在哪里。还俗之后我的心定了下来,所以即使我在红尘,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也是修行了。我依然有结婚和生子,但是这是我的因缘,随顺因缘但是却不执着,因为真正让我轮回的不是业和缘,而是我的执着!!!修行的成功不是修行的我打败了凡夫的我存天理,灭人性,这种分裂对修行一点帮助都没有,因为这种争斗本身就是一种执着。但不与它为敌也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跟随人性中的贪嗔痴走,而是意识到当下的贪嗔痴也是我们的因缘,终会缘尽,保持内心的清明去觉照而不是滋养它,它会如风一般穿过我们散去。但是一旦有对抗,这份执着会让它更长久的停留。

 

现在的我放下对功课的执着,因为那只是我逃避罪恶感的工具,没有出离心的修行,是没有质量的。但是我依然执着修行,誓必将这条路走到底,而有质量的功课,要有希求解脱的心,要发起慈悲菩提心,不然就沦为为功课而功课,沦为逃避罪恶感或者求福报的工具。

 

卸下心中的负担,我才发现这么多年我没有活在当下,我活在对自己的期许中,活在罪恶感中,而现在我豁然开朗,无比清明平和,面对自己,我会以我的本来面目真实、自然、喜乐而持续地修心,行动!


 

后记:前世我是佛前一粒沙,飘散辗转于红尘,一路行来如梦如幻,现在的我终于看清自己一直寻寻觅觅的是什么……师父,婆娑很苦,我想回家了……能不能再次牵起我的手,带我回家?

 


(水悦原创,版权归属苏州水悦心灵家园,如需转载需注明出处)

 

 

 

热门案例
1
2
3
4
5
6
7
8
9
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