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顾问:  
水悦心灵顾问悦然:15358404071  QQ1519190346  760630804   水悦心灵顾问悦心:15358404015  QQ782019806 
首页 > 案例分享 > 图文案例分享深层沟通林显宗老师精华分享

《心灵科学的魅力》CCTV央视网华人频道专访林显宗老师
发布日期:2014-1-13 浏览:2644 次

 

 

 

他是一个执着的人,为找到打开人们心灵枷锁的钥匙,他苦学数十载

他是一个仁心仁术的人,为协助灾后群众走出悲伤、面对生命,他深入灾区,进行身灵心重建。

他是一个播撒智慧的人,他是足迹遍布澳洲美国,但他对成功却有着不一样的看法。

是什么,让他受到启发,不断的探索?

是什么,让他开启人类身灵心深度对话?

又是什么,帮助他明心见性,转识成智?

本期华人会客厅,对话著名心灵科学家——林显宗。让我一起,与心灵对话,解读人生。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华人会客厅,我是主持人小蓉。现在社会生活节奏加快,人的压力也是来自各方各面。应该说呢,我们或多或少地心理上和心灵上都有一些多多少少的问题。那么随着人们对于健康的追求,也不仅仅表现在对身体健康的追求,更多的也表现在对心理和心灵上健康的一种追求。那么今天我们本期节目请到的这位嘉宾呢,就是来自于宝岛台湾的一位心灵科学专家。那么心灵科学究竟是一门什么样的科学呢?它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作用?给我们起到一个什么样的好处呢?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我们今天的嘉宾林显宗先生。林显宗老师您好!


林老师:您好!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林老师,首先我们听到这个心灵科学,就会联想到心理学,那我不知道心灵科学和心理学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关系。它是一个必然的联系还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领域?


林老师:应该这么讲,就是心理学它所探讨的层面会比较表层,那么心灵比较深,而且又广。这么讲好了,心理学是在研究果的问题,因果的果,果相。那么心灵呢,是探讨这个果的因来自于什么。那么那个因呢,通常是来自我们内在真正深层的想法。


主持人:可不可以这样认为:我们这个心灵科学是包容着心理学的?


林老师:可以这么讲。


主持人:那么您想心灵科学这门学科的话,在我们的生活中到底能够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呢?给我们人们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呢?


林老师:应该这么讲,我们发现每个人都会有一些情绪、会有一些想法,那我们很容易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跟主导。一旦我们被情绪主导的时候,我们很容易做出一些让自己事后都觉得很后悔的事,


主持人:失控了已经。


林老师:对对。失控了,或者很后悔了,或者说做了甚至是偏差而错乱的事情。那为什么这样呢?就是我们被自己的心主导,自己不自觉,但我们都会怪说环境、社会,很多的现象来影响我们,其实我们自己无法面对自己的问题。那只要能够好好面对自己,调整自己的心灵状态。那么外在的环境也会因为这样而改变。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主持人:也就是说你首先要有一个好的心态去面对对方,然后你才能调整好自己这种心灵状态。


林老师:没错!


主持人:林老师您有没有这样的一个情况出现?比如说遇到一个新认识的朋友,听说您是一位心灵科学家,他会问你这样的一些问题,就是说,您是心灵科学家的话,您看一下,您现在能看透我的心吗?您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经历吗?


林老师:确实我很容易被人家误解说,我是,比如会通灵啊会什么,其实我都不会,我是一个很科学很理性的人。那我的研究是什么?并不是我来看穿你什么,而是我引导你面对你什么才对。你之所以无法面对你自己,是来自于你内心有一些,比如过往的隐瞒啊,在意的事件啊,或者让你有挂碍的事件存在。而这些事件会影响未来的你,那我只是一个引导者,我只是一个倾听者,也就是说我引导你来看你内在的问题,而不是我来猜你内心想什么,我看你面相如何,我看你气质如何,我不做这样的评估。


主持人:可能很多人会误解,这是一种就像变魔术啊,或者是那种幻觉的那些东西一样。


林老师:对。


    
心灵科学,并不是封建迷信。它是一门科学,是与自己心灵对话的桥梁,它能在我们遇到挫折时,引导我们调节身心,疏通自己。林显宗老师,这位带领人们走向这座桥梁的引领者,他最初的职业与心灵大相径庭,却有殊途同归。这其中有哪些千丝万缕的联系呢?又是什么引领他研究心灵科学呢?

 



主持人:林老师我知道您曾经是干建筑师的是吗?


林老师:对。


主持人:应该说建筑师,尤其是在台湾,应该是一个收入非常高的行业,我不知道您当时怎么会放弃这么一个好的职业,然后又从事了这个心灵科学?


林老师:是,我个人是学建筑设计没错,刚开始年轻的时候我也接了很多设计,建筑的案子、施工等等。可是我一直就是对人的心灵的探讨,一直有高度的兴趣,当然跟我所学的确实也很大的出入。可是也因为这样,让我会更理性地、更科学地来探讨这个领域。也就是过去我所学的背景对我现在所从事的,表象看起来是冲突的、违背的,但其实不会。为什么?我刚讲过,一般人从事心灵的研究,很容易落入那种神神道道、怪力乱神,我很反对这种概念。我认为他是有科学依据可以研究的。所以我用科学的角度来研究这个领域,确实我这十几年来的研究,得到了一些成果,因为我发现有效。而且我在国外研究的时候我也发现,西方的科学早就把心灵定义成科学了。只是我们东方,尤其华人的世界,很容易把它定义成宗教。那我认为这就给跳落出来了,既然西方人可以做到,我们应该可以做到才对。所以我一直致力于说把这个心灵变成科学化的一个观念。这是我一直在努力的一个方向。


主持人:也就是说你曾经学建筑学的,现在学心灵科学。心灵科学本身我觉得也是一种心灵建筑搭建嘛是不是?它一定要有一个科学的依据作为基础。


林老师:没错,所以我的理论里面有包含了佛学里面的一些,像唯识学,或者是像中观哲学思想,还有原始佛法的一些观点。那我必须讲一下,佛学跟佛教又不能划成完全等号,为什么?佛教是一种宗教,它形成一种宗教的信仰系统。这个对人类很好。那么佛学是一门学科。它探讨的是人的心灵的问题,内在的问题。就像佛陀当时怎么成就他自己?他是内观自己而已。他并没有去拜哪尊神、哪尊佛而成就了嘛,他并没有。如果有你告诉我去拜哪尊比较快了,对吧?他是后来透过内观,他成就了。所以当时印度人称他为佛,佛这个字的意义就是觉悟者的状态,我清楚明白这一切怎么一回事了。原来是我内心投射的现象,当我了解这个层次的时候我就知道说,我要从佛学里面截取这些精神,融合现在的西方科学,尤其像量子物理学、波动科学,这都是目前最顶尖的科学,那么它跟佛学是可以相容的。通过这样的相容之后,我才发展出这套唯识的深层沟通,这有一定的原理。


主持人:刚才您说到这个心灵科学是与佛学相结合的,佛学我是有一点点了解的,佛学呢我觉得它最主观的是教育大家是行善的,是以善为基的,是要与人为善。然后有一个纯净的心灵,那我不知道您在心灵科学和佛学结合的过程当中,都做了哪些具体的努力呢?


林老师:应该这么讲,就是说佛学里面,如你刚才所讲,它是要求人们去以善的观点,以正面的观点来看待人世间的万物一切。你内心正的,你所看到的就是正的,你内心是邪恶的,你所感召而来的、吸引来的就是邪恶的。外在的一切是我们内心所创的现象,它会投射给你看,所以唯识学里面有讲到万法唯识,一切由心所创,那如果我们同意一切由心所创的话,那我们内在的状态我们要不要先面对一下,而不是先面对外在的环境。当然我们会责怪外在的环境、责怪社会不公。责怪政府怎么样责怪别人怎么样,其实是没有用的,是我们内在的问题。你内在面对的,就像你,你就是一个镜子。这个镜子投射给你看什么?是别人的行为。比如看到一个人很不爽。为什么不爽?他在演我内在的状态给我看的,我能够看得懂明白这个点,我就知道原来是我的问题,不是他的问题,而是他只是演给我看而已。是这个原理。


    万法唯识,一切由心所造,林显宗,用他的心为每一位需要帮助的人建筑起一座心灵沟通的桥梁,那么这位心灵建筑师,是如何开启心扉,与心灵对话的呢?他又是如何帮助人们走出阴霾的呢?



林老师:我常常跟我们的专业沟通师讲说,你们的耐心比技巧更重要,你技巧可能只用一分而已,你的耐心可能要加九十九分。所以沟通师的耐心很重要,因为当他不愿面对的时候,你必须很有耐心、同理心地去陪伴他、去支持他、去倾听他。当你耐心够,他绝对愿意讲。


主持人:也就是说有足够的耐心之下,然后再有一个很好的技巧,刚才您说到沟通技巧,我听说您独创了两门,就是非常独特的这种沟通技巧。其中有一个叫做唯识深层沟通技术 ,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什么叫唯识深层沟通技术呢?


林老师:我们刚刚讲到,我的理论有很多来自于唯识学的部分。唯识学就讲人类心灵内在的状态,那我根据这样的状态,发展出一套沟通的应对的方式,就像我们现在就在沟通,只是这个沟通当中我会引导你,去回看你内心的心灵种子的所在点。而我们,因为我对唯识有研究之后,我知道这个事件的种子的属性是什么,我只要抓对这个属性的种子,清理掉之后呢,你未来这个事件不再重蹈覆辙了,那以唯识深层沟通来讲,就是它是一种沟通的模式。表面看起来有点像心理咨询,很类似。只是我们不给建议,不给分析,不给评估,我们在这几个原则之下,去倾听你,引导你看。那这个心灵种子被清理掉之后,你的生活改变非常的明显。我也做过很多疾病的人,他看尽各种医生,吃了各种药医不好。


主持人:很绝望。


林老师:对,甚至已经走投无路了,什么医生都看过了,而我引导他,他后来看到是内在的问题的时候,他改变了。当他内在改变之后,他外在的疾病现象自然不药而愈了。很奇特,可是我不是医生,我绝对不会建议他吃任何的药,或者建议他做任何的治疗。我不能做任何的建议,因为我不是医生。但是改变他、治好他的是谁?不是我,也不是医生,他治好了他自己。因为他看了各种医生没有用的,他内心改变了。所以心灵状态是一个非常微妙的一种机制。这种机制你能够调整它,能够去改变它,你外在环境自然会改变。


主持人:您好象还有一项标新立异的发明,据说叫做心灵波动仪对吗?


林老师:没错。


主持人: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会联想到测谎仪。它跟测谎仪是不是有点类似?


林老师:有点类似。


主持人:看到您这个心灵波动的情况,能够测试出这个人此时此刻在讲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有没有这样的一个功能?


林老师:有。这套仪器是我在一年多前,我刚好在日本东京那边,通过一个江本胜博士的安排,我认识一个来自于奥地利的一个波动科学的研究专家,我当时就立刻邀请他到台湾,参观我在台湾所做的一切,他参观我所做的一切他很感动,他说他有一套软体,专门用波动的仪器,可以测出很多物质波动的现象,他说我这个研究可以结合他的东西,所以后来我把这数十年来的研究资料,跟他做了一个融合。于是我们首创一台能够测出人类心灵状态的仪器。各位都知道,以前的心灵是测不出来的,你说你爱我,到底有多爱?你讲不出来。我恨你,到底有多恨?我讲不出来。


主持人:您这个仪器能测出来吗?


林老师:可以。我顺便提到我在日本那个好朋友,就是那个江本胜先生。他做了一个实验,就是对水,水的结晶,用显微镜拍出水的结晶的照片。他们做了一个很科学的实验,当你对水咒骂,它的结晶立刻变得很丑陋。当你赞美它你好漂亮,你好美时,水的结晶立刻变得很漂亮。这个实验证明了什么?水,它是一个物质,水也是一个分子的震动,那我对水赞美、对水咒骂,两个答案呈现的结晶图案是不同的。所以这也证明了什么?万事万物都有波动,连水都有。所以水有它的记忆,有它的想法,有它的感觉。那人体也有水,我们人的身上有70%是水,那一样的道理,我赞美你,我咒骂你,你的感受会立刻不一样的。就是这个原理而已。这个仪器很有趣,它会先扫描你身体的各个器官。然后知道,比如你现在肠胃不好,它测得出来的。那为什么肠胃不好?你现在肠胃觉得不舒服来自于你现在的波动,跟你肉体的波动有冲突的。比如你现在波动是和谐的,你身体很健康,可是你肠胃突然不舒服,那代表这里的波动跟我们健康的身体是不一样的。那不一样代表它的波动频率不同,那我当然仪器可以测得出来。那么仪器测出你的胃痛不打紧,我还可以知道你为什么胃痛。就胃痛还是一个果,我至少知道你这个果的频率跟我肉体不一样。但是这个果的频率,我还可以知道来自于什么因,仪器就会显示,你胃痛的因是来自于你最近压力太大了,太紧张了。或者休息不够等等的,它就会测出那个因的。那当你知道因的时候你就知道我放松就好了。我就可以解决我的问题了。以前是我就拼命吃药,其实你吃药没错,可以得到缓解,这是事实,可是你内心的状态或生活的压力没有改变,你药效退了你还是又痛了。


很有趣的是,这台波动仪可以测出肉体的,这些现象的心灵的成因是什么,以及你的情绪的指数,你个人的情绪,你对这些事情的看法,它都测得出来,因为它是根据波动的现象来(衡量),我现在讲话就是一种波动,那我的波动会影响你,比如我一直赞美你,你当然会觉得很舒服,那我一直骂你,你就会觉得很不舒服了。也就是我的波动会造成你情绪的影响,既然会影响你,代表你情绪也有波动,那我们根据这个原理,所以设计出这台仪器,以前没有这台仪器之前,我要沟通你的话,我得要花很长时间听你讲。你要天南地北聊,我才知道哪个重点才是你要的,要耗很多时间没错。因为我又不能主观地引导你,可是有了这台仪器之后,仪器不会讲谎话,它测出你的状态之后,我就直接从那个状态切入了。也就是说,我可以压缩过去很多不必要的沟通时间,让我们的沟通师针对那些点,直截了当地挖了,去清理。所以这台仪器等于是一种心灵的一种佐证的工具。就是说我可以左证的,我可以有数据的。比较便捷的一种方式,像我的太太她在研究这个波动仪,她也讲说,她最近观察到,波动仪测她自己的时候,哪个情绪出现了,她自己就觉察到了。所以她自己现在跟我讲说,不行,我要调整我的波动。当然调整好了,以前那些冲突的事情自然不见了。因为冲突也是一种很严重的波动,那我调整我这边的,我不要去管别人,我先调整我自己。那个波动自然对方会感应到。



    
林显宗的足迹遍布全世界,他带领他的专业沟通团队,圆满解决20多万个案例,让千千万万个受益人的心走出牢笼,在大自然中作了一次深呼吸。然而,这个看起来温文儒雅的学者,带给我们的惊喜还不仅仅是这些,他骨子里迸发出的热血又将流向哪里呢?



主持人:林老师我听说您还是特别关心慈善事业,比如说88年的台湾地震,还有包括5.12的汶川地震,您都有参与。您亲自去到现场,进行了这样一个灾区重建的工作。我不知道您当时是怎么想起去到这样一个灾区现场进行这种心灵重建工作呢?


林老师:是。当然我相信各位也都看到,很多灾难的现场发生的时候,因为现在媒体很发达,很多人在电视上看了都跟着哭、跟着感动。与其我坐在电视机面前哭,我不如站起来行动,这是我的想法。所以当时确实十几年前,台湾也发生一个9.21的大地震。然后我当时隔天就进入灾区了。那我一进去就待了一年七个月左右,那我的理念很简单,这些灾民需要的是什么?心灵的重建。家园的重建需要物质的方面,那这方面已经很多人在做了,可是心灵重建确实很少人在做。当然确实有很多心理咨询,会进去做心理重建。可是心理重建,他们的问法,常常会让人很不舒服。我在台湾灾区就遇到一个灾民,我去拜访他,他说你该不会又来问我我会不会自杀了吧?他说早上一个心理咨询师问我会不会自杀,下午一个问我我会不会自杀,晚上又有一个问我会不会自杀。我都被人问到想自杀了。

主持人:听得让人心酸。

林老师:对。我说很抱歉我不是问你这个问题的。我帮他做了深层沟通。沟通完之后,他把灾难的那种创伤的恐惧给释放了。他整个人不一样了。所以当时我在台湾的那个灾区,我有这样的经验之后呢,刚好三年多前,咱们这边这个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我就说,那一样的方式而已。而且这时候我的资源更多了。因为我培训的全世界有数百个专业沟通师,所以我就号召了从台湾、从马来西亚、从新加坡、从香港、从澳门、还有从大陆内地,我们所有的专业沟通师总共九十几个人,我们全部到灾区集合。那我们就分组到绵阳、锦竹、九龙、成都,所有有灾民的地方,我们去做这样的深层沟通,我们那一次的赈灾活动待了半个月左右,因为毕竟我们从外地来。那么这半个月的时间,我们总共做了一千多名的灾民。让他们释放的不再对往生者的那种伤痛,那种伤痛的释怀,以及对灾难的这种恐惧。对他们有很大的改变。所以当时那个绵竹市委会的组委还特别颁赠给我们一面锦旗,感谢我们这次在灾区的这种贡献。也许现在天灾人祸特别地多、频率特别地高,但某个程度是不是也在唤醒着我们人类,对人类的爱呢?比如汶川大地震,我相信各位也看到了,全世界各国不管跟中国有没有邦交的,都把他们的爱、把他们的物资,把他们的爱心奉献到这个地区来。那同样的,最近日本的大地震,我相信咱们这边,包括台湾,包括世界各国,也都把他们的爱奉献到日本那个地方去,因为都是什么?人类嘛。


    
与自己的心灵对话

    
深入灾区,心灵重建。仁心仁术,流长意远。


    
如果说在条件艰苦的重灾区待一两周是做做样子,一两个月是情真意切,那林显宗在灾区一待就待上一两年,就不是用重情重义几个字能形容的。他所做的,并不仅仅是支援灾区建设,更重要的是,他在给受灾人们直面人生的勇气,活着才是一切。那么这位心灵建筑师,又是如何与自己的心灵对话的呢?

 


主持人:我不知道您在生活当中,如果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情,自己怎么给自己解压?

林老师:当然我也是人啊,我也会遇到生活的各种状态。可是至少我就懂得去觉照自己的问题。为什么这件事情发生在我面前,一定是我感召而来的。所以以前我们都会去责怪对方,现在我是先问自己,我到底怎么了。

主持人: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心灵对话吗?

林老师:对。我的沟通里面有一种方式,叫做自我沟通。就是我会自我沟通一下,从这个事件我来沟通我自己。所以后来我发现,我们现在所遇到的人、事、物。其实都是我们的一面镜子。我从镜子会看到谁?自己。可是他演给我看的目的是什么?他投射我内心的状态而已。当然演出的时候,对方演得那么辛苦。我看明白之后才知道,原来是我内心的投射。我对他会不满,我对他会不爽,都来自于我内心的投射。当我明白之后呢,这个冲突对立不见了。所以就像我刚才讲我内心和谐了,我的外在环境自然和谐,这个国家社会也自然和谐。如果内心我们都有冲突了,你对我有猜忌,我对你不信任,我们怎么会和谐呢?当我看到你的反应是我内在的反应,我不会怪你的,我反而谢谢你示现给我看。反而感激你演了给我看。而我们就和平了。

主持人:看得出林老师您在本身研究这个心灵科学过程当中,也是一个非常享受的过程。自己也是一个很好的疏导的一个过程是吗?我觉得您整个人的状态也是非常积极、非常乐观的,呈现出这样的一种状态。那我不知道您觉得您在这从事这二十多年的心灵科学的过程当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林老师:其实说真的,每次我帮个案做了深层沟通,他会讲出他过去有多苦,他目前遇到什么瓶颈,他可能因为这样痛哭流涕,他这一关很难过,他想自杀……我听到很多很多的这种苦。我们讲听到众生的苦就对了。当你看到那么多人的苦的时候,你会觉照自己。我会觉照我很庆幸。坦白讲过往我也经历过很多人世间的苦:我从小是家境不好,家庭是贫民的,我的爸爸在我年轻的时候就往生了。在我成家立业的时候我妈妈也往生了。我又是独子,没有兄弟姐妹帮我,我也走过婚姻,我也走过生离死别,我也走过失落的事业……我的事业曾经负债累累,我曾经去摆路边摊……我都走过。可是我才发现,我在研究这个技术的时候,我在帮个案做沟通的时候呢,比如他现在遇到父母往生的,我可以同理了,我会发自内心地跟他讲:我了解。我了解你的痛,我了解你的苦,我了解你现在正在想什么。但是我很清楚我不能给你任何建议,我必须引导你穿越你现在的苦,面对你现在的痛。当我有技巧引导你面对穿越之后,你整个人不一样了。或者有的人天天为了婚姻在烦恼,我可以发自内心跟他讲:我了解。我感同身受,我明白的。你为了事业在烦恼,为了钱在担心,我也可以发自内心地跟你讲:我了解,因为我走过了。所以蓦然回首,我也很庆幸我过去走的这一段路程。为什么?刚开始我们会觉得说,怎么这些倒霉事我都遇到了,但是不对,过去那些反而是成就我今天的这一项方法、理论的技术的一个最好的背景。所以现在我的好朋友,有的二三十年没有见的好朋友,一直回来找我,他们说,林老师,你现在好有成就,你的书到处都有卖,也常常上不同的电视节目,也被很多国家邀请去演讲,你现在好有成就。我跟他们讲说,错了,我的成就不在这里,我真正的成就是什么?过往我走过那段辛酸的日子里,我走过生离死别的日子里,我走过负债累累的日子里,我曾经想自杀的日子里,我走过那一段,那一段才是真正我的成就。我说你们不要看我现在的光环,你们应该是看到我这个光环背后的阴影,我怎么走过的?是那个阴影彰显了我现在的光,而我勇敢走过而已。但我已经知道,我如何陪伴你,支持你,甚至引导你走过你现在这个阴影。因为你正在成就你自己。这就是我的感想。

主持人:我明白。您最大的收获也是你自己多年的这种亲身经历,这也是你最好的一种说服力。在你给对方进行这样的一个心灵疏导的过程当中,我曾经经历过我觉得这比什么都重要。

林老师:对。

主持人:那林老师您下一步还有什么计划吗?

林老师:其实我就是全心全意地只是希望说,我们人类能够调整自己内心的状态,以及我也希望这个技术能够被广为流传,就是大家都会这种方法的时候呢,我们不再用过去的冲突的对立模式来沟通了,我们可以用同理心的方式来沟通彼此。如果这样的话,就我刚才讲,这个社会自然和谐,我们的国家自然稳定,世界自然大同和平,这是一定的。但是如果大家能够懂这个原理,那我们每个人修自己的心就好了,而不是责怪别人,责怪对方,这是我最大的目标。所以我也希望说,这套学说,这个方法是每个人可以学的。所以目前全世界各国来跟我学这个技术的有上万人以上了。那他们也真的用在他们的生活上,有数十万人受惠了。确实改变了他们自己。所以我现在也是唯一的心念,能够用这样的方法,让更多人得到一种改变,跟改善他们内心,以及他们的家庭。

主持人:让更多人去受益。让我们的社会更加美好,更加和谐。

林老师:没错。

主持人:也希望你的这个梦想早日实现。让我们的这个整个的大家庭呈现出一个非常和谐的状态。
      
今天我们非常感谢林老师和我们分享了那么多的这个心灵疏导的这种方式方法。真的我觉得做本期节目也是给观众,也是给我本人吧,进行了一次很好的这样的一个心灵疏导。受益匪浅。我想其实还是那句老话:有人说最大的敌人并不是别人,是自己。那么自己把自己的这种心灵状态、心态把握好之后,你就会很好地用一个相对纯净的心灵去面对一个相对复杂的世界。那我想一切都不是问题。好了,观众朋友,感谢您收看我们这期节目,也非常感谢林老师的到来。谢谢大家,谢谢观众朋友收看,再见!

编者手记:比起心灵科学专家这个称谓,我更喜欢称他为心灵建筑师。用一砖一瓦、一砂一砾却能在人们心里筑就一座永恒的长城,我想这就是他的绝妙境界。希望他能把心灵的力量传递到更多的人手中,点亮智慧人生。





热门案例
1
2
3
4
5
6
7
8
9
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