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顾问:  
水悦心灵顾问悦然:15358404071  QQ1519190346  760630804   水悦心灵顾问悦心:15358404015  QQ782019806 
首页 > 案例分享 > 图文案例分享自闭症个案分享

《我的漫漫觉醒路》深层沟通个案&自闭症孩子家长
发布日期:2013-11-4 浏览:1286 次

 

 

 

 

 

一、迷失篇 

    每一个清晨醒来,我都有一种病恹恹的感觉,不知道如何度过这难受的一天,即便窗外的阳光再灿烂,那也是属于别人的,始终照耀不到我身上,我已经被剥夺了享受阳光的快乐。那是我在接触深层沟通前曾达到的绝望状态。 

    和许多拥有星星孩子的家长一样,女儿两岁后随着日渐的异样,梦魇便开始了,买了大堆的书,求医,训练,但女儿的情绪,行为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严重,家人观念的冲突,争吵,在日复一日的焦虑,害怕,挣扎中我的态度越来越消极,渴盼2012快点到来,那我就可以解脱了,又百度了哪一种自杀最不痛苦,看到有答案是自杀是要下地狱的,因为你的业力没有还完。天哪,连自杀都没门,我只能这样挨到生命的终点??????
我只能尽可能的做点身边力所能及的好事,为女儿积点德,期望能减轻点她的病情,一有新的关于自闭的治疗方式我都带女儿尝试,今年暑假女儿又一次情绪爆发到极点,我再一次受挫到极点,感到怎么没有一条路是走的通的,那天极度沮丧的我呆滞地坐在一机构的沙发上,有个家长给我讲起深层沟通,回来后我就上网了解,看了林显宗老师的视频,他阐述的唯识理念有科学道理但和我们从小接受的书本教育唯物论完全是两种观点,我思索了下我们未知的宇宙是那么大,没有了解的领域得尊重,以探索的开放的心态来迎接它,学习它。感恩这次机缘感恩我开放的心态让我接触到深层沟通。在沟通之前,我是有点害怕的,对于轮回,灵魂,这些有所敬畏,让我回忆到前世,会不会直接精神崩溃掉? 

    这样的心情等到了水悦通知我去的那一天,水悦心灵家园的门是透明的,没有锁,轻推就听到了风铃的响声,象是温婉地在欢迎每一位迷路寻求回家的人,进到里面窗明几净,宁静祥和,接待我的大卫给我倒了水,坐下来我就很放松自然,见到了刘鑫老师,他了解了一下我家的情况然后交代我一些沟通前的注意事项,边说还边递给我一个桔子,一切都那么亲切,自然,怎么有一群这么善良慈悲的人在这里,找到这里真好,“欢迎回家”四个字就感觉一进门就是被温暖地接纳了。


二、沟通篇 

    第一次沟通开始了,我闭上眼后发现眼睛剧烈地在颤抖,老师说是自然现象。是我那么久或从来没有面对过自己的身心灵?我开始叙说烦恼是女儿的病,然后听到医生怎么说,爸爸又是怎么说,老师让我重复我听到的,我重复着重复着当时的感受就浮现了,我开始哭,特别是面对爸爸的很多场景,当时,童年时不敢哭的到了现在才哭出来,原来我一直不敢当面违抗他,在此时,我的真实感受说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说,整个上午沟通完,我就对老师说原来自己内心深处这么害怕爸爸,平时还没认识到。中午出去吃饭,下楼我就闻到了沁人的桂花香,神清气爽,心头浮上一丝久违的喜悦,奇怪怎么来的时候未曾闻到?是我满身的尘埃积的太厚了?接收不到生命的喜悦? 

    第二次沟通我的眼睛不颤抖了,我可以面对自己的身心灵,忏悔了很多不该做而做了的事,之前我不知道堕胎有这么大的业障,我们的家族从奶奶起就曾把婴儿闷死在马桶里,因为生的双胞胎女孩,孩子多养不活,想想多么可怕啊,为何祖辈那么愚昧啊,哪怕送掉也好,不至于杀死亲生孩子啊。而我妈妈生完我后也堕掉过一个孩子,觉得经济负担大。而我在没结婚前也堕掉过一个孩子,那时不敢告诉父母,害怕,以为没什么,结婚后想怀也很容易,那么无知愚昧啊,现在的一切不是因果吗? 

    在回忆我堕胎的那天,我说阳光很好,又找了熟人,医生技术很好,我又很能吃痛,手术过程虽然有点痛,但能忍,我看着钟也只有十几分钟就完成了。老师让我说感觉,我说感觉轻松了,好像担心闯了祸但一下麻烦就解决掉了,然后我就去上班了,年轻觉得没有什么影响。老师引导我再去面对,想想手术过程,有什么感觉,我集中注意力去感受,我感受到了疼痛,腰好像要断了,老师抓住这个点让我重复,我重复着重复着原来那种轻松的感觉没有了,原来轻松的感觉是我不想提这事,也不想面对,想掩盖起来让这件有愧的事解决掉了就尽快遗忘,这些年偶尔想起也就一瞬间告诉自己不要想了。但当我真正面对的时候,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悲哀和伤痛,我脱口而出“我感觉到了骨肉分离,我看到我的孩子变成一滩血水,上天给了我一个健康的孩子我没有珍惜”我真的感到我做错了,我后悔了,最后在光中我跟孩子忏悔,化解。又一次让我感受到了因果关系。 

    两次沟通后我对一些事物的看法有了改观,以前很多事都是我没能体谅别人,没有融入别人的感受,如果融入了就会谅解了,也可能换一种选择了。老师说一定是我自己先改变才能看到家人的变化,但我发现我家的气氛还是那样,我爸没变呀,我女儿也还是闹呀,然后家里还是大呼小叫,我爸继续发狠话,我妈继续不吭声,我公公婆婆继续进进出出,我继续忍耐着女儿,我爸,家里象菜场,象监狱......为何沟通了还不见好转呢? 

    就这样带着疑问开始了第三次沟通,我发现话题又回到了我爸,怎么沟通两次后我还是这么抱怨爸爸,讨厌爸爸,和爸爸之间的关系还是这么难缠呢?当我找回更早以前的事件时,我浮现的画面是:“栅栏,横条竖条,是古时的监狱,地面上有茅草,有个黑漆漆的木碗,蜷缩着一个人,是男的老年人,穿着蓝布的衣衫,发髻绑着布条,像是宋朝那种年代的打扮”老师问我听到什么,我说“他在喊痛啊,痛死了,我要喝水。”有两个当差的打开门扔了点食物进去就不管他了。老师引导我“为何他被关在这里?”我直接说他偷了东西,我又看到画面有一个茅草房,里面有方桌,一男的在切菜,女的在烧火,突然女的叫了起来“我头发上的发簪不见了”出门寻找正见一老人推着一板车料草,在料草里找到了发簪,于是就扭送他到衙门,老人一直说是冤枉的,但没有证据,就被打得遍体鳞伤投入牢房,一直不招关在里边伤口发炎就死了。其实发簪是小狗刁了在板车上玩耍阁下的。我听到老人临死前说“冤枉啊,我死的太冤枉了,你们冤枉好人,把我打得这么痛,我怨恨那,你们一定也会有报应的。”(感觉那老人就是我今生的爸爸,我是打他的官差,爸爸在我小时候就经常打我,我不记得做错什么,现在他还在控制我,在我女儿的观点上一定让我听他的,我有不同观点他就怨恨我,我觉得爸爸一点也不理解我,一点也不信任我,一点也不支持我)。 

    类似的事件,古代我在押送一车镖银,突然窜出两个盗贼用刀猛扎我心口,猛扎数刀后我死了。(盗贼是我今生的爸妈)。还有蒙古包,部落的人在喝酒庆祝,另一部落的人群冲杀过来,一年轻人一把匕首刺死了首领,原因是首领拆散了他女儿和他,要把女儿另嫁他人。(首领是我,年轻人是我爸。)还有黑夜马车赶路,荒山野岭两只饿狼咬死了一家人。(饿狼是我女儿和我爸)还有我把鳄鱼的头打烂了,河面一片血水。(鳄鱼是我今生女儿,我女儿画画经常用黑色,红色蜡笔涂满了一张纸,就像黑色鳄鱼和红色血水。)还有宫廷选秀女,宫女之争,我是丫鬟,奉命用针扎布做的小人头,那宫女头痛欲裂,后来死了。(宫女是我今生女儿)。还有少数民族围着篝火欢度夜晚,突然洪水爆发,泥石流奔腾而下,大家抱头鼠窜,有一女人跌倒在泥浆里,抱住我腿,她呛了泥水,而我只顾自己逃命,没有拉她,她就快速被泥浆掩埋死了。(女人是我今生丈夫)。 

    大概几个小时里我回溯到以上画面,回到当下时我自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就象自己在讲故事,但怎么会那么多毫无相关的,不同的画面浮现让我感觉到呢?是存在我心灵记忆里面吗?画面几乎都充满血腥,残忍,愤怒,怨恨,暴力。叹息原来自己的业力这么深重啊!我打烂鳄鱼的头,针刺宫女的头,女儿自闭症就是障碍在头脑,而且她情绪发作哭起来就是嚎叫,仿佛鳄鱼的嚎叫,她胆小时会躲在被窝里,每晚睡觉都用被子蒙住头就仿佛被害的宫女充满恐惧。我冤打老人令他含恨而死,我爸杀了我三世,今生还在令我畏惧他,他干涉我,控制我,令我无法呼吸,这种感受不是因果带来的吗?我终于明白为何和爸爸的关系这么不愉快。和先生的一世我没有救他,他呛到泥浆对应他有慢性咽喉炎,他老是自顾自,忙自己的工作,把回家面对女儿的时间,痛苦减到最少,而苦难,仿佛都落在我一人肩上,我总是得不到家人的支持,得不到关心,温暖,总是那么无助。一切问题都有了答案,业力来自自己,我强烈地感受到了因果的呈现。


三、觉醒篇 

    曾经我这样埋怨我的家,像菜场:厨房是我爸妈的,他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待在那儿却每天只烧白粥,青菜都煮的又黄又烂,我先生看着早饭,晚饭老要摇头叹气。四个老人每天进出,他们都有钥匙,有时我和女儿坐在客厅,背后就响起钥匙转动的声音,我觉得很不舒服,随时都有人进出,没有家的安逸。傍晚有时我上楼,就看到卧室里一个人影没有开灯,那是婆婆在把洗晒好的我先生的衣服放好。最难接受是我卧室有个放现金的铁盒子,现在的家具都没有锁的,每周一次阿姨来打扫卫生时,我婆婆就来把那个铁盒子搬到她认为安全的地方,阿姨走了再放回去,我觉得家里一点隐私空间都没有,令我非常的郁闷,不开心。家里一楼都装了防盗窗,当女儿哭闹时,这里便像监狱,我爸是高度的紧张,大声责备我妈,再埋怨我不给女儿好好看病,翻老帐,喋喋不休。有时听到我女儿哭声,我婆婆还赶来看(因为住的近),我爸火气大时就叫我婆婆先回去,我婆婆也是一脸的尴尬和委屈。如果我忍不住要还嘴,大吵大闹爆发,每次吵架时我都希望父母回去,不要住在我家,如果这是在照顾我,保护我,还不如让我独自面对,这简直是借着照顾我的名义在摧残我的生活。我混乱的和双方老人的大家庭粘连着。这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这样的场景让我对这个家充满了怨恨。 

    所以当我沟通完回来开始看《生命喜悦的祈祷》,“幸福家庭的祈祷时”我读了一段就再也读不去了,太虚伪了,我的家每个角落都充满了黑暗,阴郁,愤怒,怨恨,生气,纠缠不休。 

    再想想和家人的因果,我不是了解了因,要解决这些因吗?于是我先念“释放篇”,念的时候我觉得一条手臂发麻,我的负面情绪太多了,要释放的毒素太多了。后来我念“宽恕的祈祷”念着我的泪水簌簌而下,“攻击我伤害我的人,他的内心必然伤痕累累”我明白了爸爸为何这样,爸爸受过太多的伤害,不被接纳的痛苦,对我未来的担忧,恐惧。祈祷文念了一周后我的心才有所柔软,我这么多的怨恨都在于我没有宽恕我的家人的行为,没有去看隐藏在这些行为背后家人的心情,感受,需要。我没有无条件的接纳我的家人。 

    我开始细细地观察家人,我都好久没有仔细看看父母的脸了,因为一直对他们有怨恨,愤怒,我好久都没有对他们笑过了。我看到爸爸的左侧脸上有了几颗老人斑,什么时候长出来的我也不知道,爸爸的手又皱又有裂纹。妈妈的眉头很多皱纹,她一直过的很劳苦。当爸爸再次大呼小叫时,我感觉到了爸爸对我女儿的焦虑,看到了爸爸的恐惧,害怕,不安全感,所以当初他坚决反对我离职,他没有安全感,对我的婚姻,未来,抚养这样一个孩子充满恐惧。当妈妈每天为烧饭愁恼时,我看到了妈妈的能量很低,她很疲惫,她的压抑使得她没有什么灵感,动脑筋是她最累的事,我也明白了为何父母老要赶我到婆婆家吃饭。当我公公在院子里浇花时,我看到了公公的头发花白了不少,那是他老年生活仅有的几样乐趣之一。当我婆婆每天数次进出我家时,我看到了婆婆没有什么社交活动,她的全部心思都在理家,她的精神支柱就是子女,放不下对她儿子,孙女的照顾。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惰性,自己的不独立,我和先生都像没有断奶的孩子,我感受到了我的很多不快乐都在于我没有独立。我开始自己准备好第二天的早饭,特别是先生喜欢吃的,想好菜谱告诉我妈,我妈就开始哼歌了,有人帮她想好买什么菜她就没有负担了。我有时把父母请出厨房,我和女儿在里面,我可以花比他们少很多的时间做好晚饭,女儿可以帮些小忙,我教她剪葱,拿碗,放盐。我把放现金的铁盒子扔了,告诉婆婆不必每次搬运了。这些事其实都很简单,我早就可以想到去做,为何障碍困扰我那么久,是我的心,我的心一度积满了灰尘,匮乏,没有一丝灵感。 

    对于先生,我回来又忏悔了那个没有救他的场景,只念了一篇“好妻子的祈祷”,然后我买了一些心灵方面的书我还没看,我想到了三个面临婚姻困境比我更急需的朋友就送给了她们, 

    然后我的先生就有转变。他本来每周一半时间在外吃饭的,现在每周只有一两天出去吃饭。本来每周打三次牌的,现在只打一次了。对我和女儿的关心也多了点,和女儿待在一起的时间比以前长了些,最近我们每周去看一次电影,在家和我说的话也多了些,我感到他不再是局外人了,我不再那么无助了,他也有些参与。 

    对于女儿,自闭的孩子交流不好,行为刻板怪异我们都可以接受,可以慢慢训练引导,最扰心的两大问题就是情绪障碍和攻击比她小的孩子。大哭大闹时什么事也教不了,大人什么事也做不成,家里就像战场;攻击小孩这个更可怕,这个行为使得我只能在学校陪读,有时看到她有这个势能我紧紧地抓好她两只手,但她还会用脚踢他们,不知多少次我对无数的人道歉,每当小孩子经过我们身边我都如临大敌,每当她脱开我的手突然冲出去,我就心提到嗓子眼,砰砰乱跳,这种恐惧使得我做梦经常看到女儿要冲过去抓小孩眼睛。曾经我百思不得其解,通过沟通我有所感悟。前世我也曾令那个宫女(女儿)这样恐惧过,现在我也在体会。今生来说星星的孩子都是特别敏感的,家里的怨气冲天,大人这么多负面情绪投射给她,在这样混乱的大家庭中她的情绪也确实很难稳定。 

    关于攻击,我融入女儿的感受,她在幼儿期积累了太多不被了解的痛苦,被排斥,被否定,被拒绝,被比较,被忽略,孤独,恐惧,不安全,自卑,焦虑,这么多的负面情绪她在每个当下都无法表达,每次都压在了心里,当她渐渐个头长大了,她就对那些比她弱小的孩子用攻击作为宣泄的出口,我有些读懂女儿了。现在家里争吵少了,源于每次有所苗头,我内心每次不平静时,我就得宽恕我的“恶”心,宽恕家人。只有负面的能量释放了,爱才能进来,唯有爱才能化解一切。每晚,我和女儿一起泡脚,我就念祈祷文给她听。“甜睡吧,宝贝”她是独一无二的,是值的被爱被珍惜的,只有释放她的焦虑,恐惧,自卑,才能减轻她的攻击念头。刚念时我觉得很惭愧,曾经我们都不把孩子当宝贝,我们都觉得她像恶魔,是她给家庭带来了灾难,让我们过着人间地狱的生活,是上天派她来折磨我们一家人的,她像个今生我们甩不掉的包袱,如果没有她,我们过得会多么轻松,幸福。祈祷文念了,内心对孩子的爱也唤起了,再看她,确实长得那么精灵可爱。 

    在女儿没有确诊时,我确实过着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每天看看电视,想好第二天搭配什么漂亮衣服,在单位里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而女儿让我看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离职的两年,去过外地训练,求医,认识了很多和我一样水深火热的家长,她们流满泪水的脸,话语,还有爷爷奶奶辈的为了孙子孙女租了房子在外训练。品尝了独自在异地生活的艰辛。在医院看到很多精神障碍的孩子,那么单纯,那么受苦,更受苦的是他们的家人,有无奈,麻木,痛苦,争吵,各种表情的脸。孩子让我们看到了有的老师充满了爱心,有的只是应付工作,看到了有的医生医德高尚,也有的目的只是开药。孩子像一张PH 试纸,人心的酸碱度在他们纯净的检验下都有了呈现。而我也在孩子的检验下看到了自己的内心,曾经抱怨上天给了我一个特殊的孩子,我没有闻到她的芬芳,其实她比普通的孩子更芬芳,上天才咬了她一口,她是来唤醒我的善,帮助我成长,疗愈我的,让我感受了那么多的黑暗,痛苦,让我看到了自己的障碍,绝望是希望的开始,黑暗是光明来临前的必经之路。 

    随着家庭气氛的缓和,女儿现在的情绪也缓和些了,大哭大闹极少,晚上听完祈祷文入睡,半夜也没有那么惊醒,睡觉香甜了些,她的笑容多了,说要攻击某某小孩,让她们害怕的话语也少了。 

    对于我自己,通过沟通我明白业力来自自己,只有一一勇敢的去面对,当真正面对时,困难就不那么恐惧了,心会恢复平静,我今生的功课就是处理好和家人的关系,好好和女儿一起成长。 

    我要感恩我的父母替我照顾女儿,我才腾出时间去做深层沟通,才写完了这篇感悟。 

    在这里我真心地感恩水悦心灵家园,感恩刘鑫老师在我所有的路都走不通,在最绝望气馁的时候给我打开了回家的门,通过沟通,让我有所领悟,同时他也推荐很多好书给我,特别受用的是《生命喜悦的祈祷》,《零极限》。这一个月我在认真的看书,内观,体验。觉醒之路我有了方向,但那是一条漫长,需要坚持有足够的毅力才能走下去的路。只要行走在这条路上,我相信总有一天能与爱的源头合一!       
感谢!感谢!再感谢!

热门案例
1
2
3
4
5
6
7

返回>>